最新 代妈助孕公司助孕妈妈资讯信息查询与发布。
信息详情
今天的卵子能生几年后的孩子吗? 全国首例单身女性冻卵案再次开
找助孕代妈,捐卵需知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无故收费的机构均有欺诈嫌疑,请保持警惕!建议多家咨询对比,寻找有通过身份证+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切勿个人与个人合作。
会员级别: 免费会员(到期时间:终身)
置顶情况: 未置顶
公司名称: 神州中泰国际医疗集团
认证情况:

未上传身份证认证 未上传身份证认证

未上传营业执照认证 未上传营业执照认证

应聘电话:
18908074581
联系微信: 18908074581
  • 想要入驻010戴韵网、代妈、捐卵站可以点击右侧立即入驻 →


徐枣枣为化名。南方都市报制图

庭审结束后,当事人徐女士在法院门口接受采访。

9月17日下午2点,备受关注的“国内首例单身女性冻卵案”第二次开庭。开庭前夕,当事人徐女士在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期待能够将支持单身女性的生育权这句话写在判决书里。”

此前,第一次开庭时间为2019年12月23日,已过去近两年。

【全国首例】

医院拒绝服务是“歧视女性”?

9月17日14时,“国内首例单身女性冻卵案”在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进行一审第二次开庭。原告徐女士、被告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生殖医学科主任和代理人到庭。庭审历经2个多小时,未当庭宣判。

两年前,徐女士发起了一个诉讼,2019年12月23日全国首例冻卵人权案一审第一次开庭。随着这个官司被报道,这个名字冲上热搜,传遍全网,她也由此获得了一个与她外形比较贴切的绰号:“杠精”。

1988年出生的徐女士,自诩为从小到大都是个“乖乖女”,很少有人把她和“杠精”联想到一起,直到那一件事发生:作为单身女性的她,想为未来保有一份生育可能性的愿望,被拒绝。

30岁这一年,2018年,徐女士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咨询冻卵事宜,通过相关检查确认,她身体正常、卵子健康。当她告知医生自己并未结婚时,医生表示“国家有相关规定,单身女性不能冻卵”。随后,医院依据《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相关规定,婉拒了她的请求。

现行的原卫生部2003年修订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规定,“禁止给不符合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法规和条例规定的夫妇和单身妇女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这意味着在国内,未婚女性使用辅助生殖技术(包括冻卵手术在内)不在允许范围内。

徐女士认为“医院拒绝服务的做法,存在对女性的歧视”。为此,她以侵害一般人格权将医院告上法庭,要求医院提供冻卵费用,并承担诉讼费用。2019年12月23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第一次开庭,审理结果未当庭宣判,择日再审。2021年9月17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第二次开庭,“冻卵”一事再次引发社会强烈关注。

这次开庭,徐女士申请了性别、法律两方面的专家辅助人出庭,其中一位是性别专家、中华女子学院法学院退休教授刘明辉,她认为,单身女性冻卵生育时不一定还是单身。不允许单身女性“冻卵”,却允许单身男性“冻精”,涉嫌对女性的性别歧视。

“冻与不冻”的争论从未停止!

两次开庭间隔的近两年间,徐女士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是关于“冻卵”的讨论,一直没有停息。

2018年7月18日,中国日报在官方微博上发起投票“单身女性是否有权通过人工辅助生殖方式生子?”。投票结果一边倒,在3.1万名投票网友里,仅有200名网友持否定的意见。

第二天,中国日报刊发了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对采访的回复:我国现行有关法律并未禁止单身女性生育。目前,单身女性生育既无相关法律支持(《宪法》中没有相关规定),也与传统风俗观念不合。同时,还需要考虑孩子的合法权益。社会上呼声很高,实际情形较少。

2021年2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在公开的一份对全国政协委员提案的答复中表示,已经启动《辅助生殖技术管理条例》起草工作。此外,以延迟生育为目的,为单身女性冻卵不符合中国法律法规有关规定,主要有三个方面的考虑:

应用卵子冷冻技术存在健康隐患;

为延迟生育为目的的卵子冷冻技术应用在学术界依然存在较大争议;

严防商业化和维护社会公益是辅助生殖技术实施需要严格遵循的伦理原则。

冻卵到底是一项什么技术?

冻卵技术首次在国内被广泛关注是在2013年,女星徐静蕾在39岁时,去美国冰冻了9颗卵子。

北京美中宜和北三环妇儿医院的左医生告诉记者,“简单来说就是把正年轻的卵子进行冷冻保鲜”。即便女性已经过了最佳生育年龄,卵子的质量已经不那么好了,但提前被冷冻,处于保存状态的卵子依然能保持良好活性和状态,在女性准备怀孕的时候,可以成为储备力量。

徐女士在2019年庭审结束后,曾这样评价自己行为:冻卵技术不对单身女性开放,根源不在医院,但由于“杠精”的性格,我不能允许冻卵像一座大山横亘在面前,我绕不过去,就只能想别的办法,希望通过诉讼给大山撕开一个口子,让我和其他人能钻过去。

【庭审焦点】

不同意冻卵

侵害了人格权、生育权吗?

为什么这个案子以医疗合同纠纷的案由立案没有成功?以侵害人格权为由立案成功了?

浙江天卫律师事务所赵丽华律师:医院没有同意给徐女士进行“冻卵”,他们双方之间还没有建立医疗服务合同关系,所以徐女士和医院之间并不存在医疗合同纠纷。

人格权包括生命健康权、姓名权、名誉权、荣誉权、信息保护、隐私权等诸多内容,现在徐女士认为“冻卵”属于她作为一个公民的人身权当中的一部分。这在之前是没有过相关案例的。以往,与医疗相关的民事纠纷案件中涉及较多的人格权为隐私、信息保护等。

徐女士作为单身女性,要求医院提供冻卵服务,这一诉求能得到法律支持吗?

赵丽华律师:根据此前相关规定,患恶性肿瘤的妇女在放疗和化疗前、患不孕症的妇女在无法及时体外受精前,可以将卵子取出并冷冻起来,以保存女性生育力;不孕夫妇冷冻卵子用于治疗不孕症,治疗时需夫妻提供“三证”:身份证、结婚证、准生证。

徐女士不仅是单身女性,而且其要求的冻卵服务应该也并非是“以医疗为目的”,所以均不合规。

《妇女权益保障法》第51条规定:“妇女有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生育子女的权利,也有不生育的自由。”显然,妇女生育子女的权利需符合国家有关规定。而现有规定是禁止给单身妇女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那么其主张的生育权也无法得到法律保护。因此,徐女士作为单身女性要求医院冻卵,从现行的法律来看,是无法给予支持和保护的。

不同意单身女性“冻卵”侵害了单身女性的生育权吗?

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方超强律师:单身女性的生育权的范围很大,并不是说允许为单身女性提供生殖辅助技术就是支持单身女性的生育权。

单身女性的生育权在我国是受法律保障的,例如《劳动合同法》等相关法律对孕妇员工的保护,并不以已婚为前提,单身女性也同样享受;未婚女性生育的非婚生子女在落户上也不再有障碍,在继承权等相关权利上也与婚生子女具有同等权利。

实施辅助生殖技术,一直存在高度的伦理风险;各国对于实施辅助生殖技术,都有相应的法律法规予以明确的规范,不是公民随心所欲可以实施的。

在我国,国家卫健部门也早就发布过《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等规章文件,明确禁止为单身妇女提供辅助生殖技术。从这一角度而言,医院拒绝为徐女士提供相应服务,于法有据,并不涉及损害徐女士的人格权。

在某种意义上,这是对更广大女性的一种保护。如放开未婚女性冻卵的限制,商业化会随之而来,这会导致较高的伦理道德风险发生;而且实施该项技术本身也会对未婚女性身体产生一定程度损害。

综合健康界、澎湃新闻、《都市快报》报道


如果此信息对您有帮助,可收藏我们:010戴韵网、找助孕妈妈、找代妈、国内助孕一站式信息平台.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010dy.net